楼市小人物|到上海第12年 65平米小窝换成99平米的家

楼市小人物|到上海第12年 65平米小窝换成99平米的家
在看了两个月的新房和二手房后,徐也(化名)终于在一个新楼盘敲定了一套房。
  以徐也在上海买首套房的时间计算,这是他在上海居住的第12年。徐也卖了家人在大学期间给自己买的65平米的一室一厅,“无加价”置换了一套99平米的三室两厅。
  而他也从一名单身青年,变成了一个姑娘的丈夫,夫妇二人一起憧憬住进新家的日子。
  买房:母亲给在上学的自己买了套房
  2008年,来自浙江某二线以下城市的徐也在上海念大学二年级。
  10月份,已经在上海定居的徐也的大表姐看中了上海外高桥的一个新楼盘。看房时,徐也和父母随亲属一起去看,随即动了心。
  彼时,徐也在大学宿舍住着一个“单间”。只不过,这个房间原本是一个角落的杂物间,而且朝北。用徐也的话说:“总觉得房间里有一股霉味,而且冬天特别冷。”
  许是浙江人的某种情结和坚持;许是在“参观过”儿子的寝室后,徐也母亲每每到了冬天便生出的心疼,“要在上海给儿子买房”的信念在徐也母亲心里早早就埋下了一粒种子。2008年底,这粒种子在经过亲属动员和亲眼看到新房时便生根发芽了。
  徐母看中了一套80多平米的三室一厅。不过被徐也否定了,他更心仪隔壁65平米的“小房子”。
  用徐也的话说,虽然只有65平米,但这套一室一厅方方正正的,“看起来特别正气”。而且所有房间全朝南,冬暖夏凉,自己一个人收拾起来也比较容易。
  “我们家人一直觉得在哪里生活就应该在哪里买套房。”徐也说,大表姐的高中和大学都在杭州念的,当时大舅一家就在杭州买了房。而当大表姐来到上海工作后,大舅一家便卖了杭州的房产,在上海购置了一套房。
  而徐也身边同样来自浙江的几位同学朋友家长,也都几乎在孩子来沪读书的期间购置了上海的房产。
  限购:误打误撞赶上房地产高速发展
  徐也称,当时的“买房计划”还遭到过父亲的反对。“因为当时在上海买房需要卖掉一套家里的房子,但我爸爸原本想在家乡置换一套更市中心的房子。”不过,徐父终究拗不过家里的女主人。在徐也母亲的坚持下,徐也家卖了家乡一套房,贷款买了上海外高桥的新房。
  徐也称,当时他的大表姐和二表姐都买了同小区的房。大表姐在交房后又看中了其他房,便直接卖了。二表姐和自己买了一样的户型,就在自家楼下。
  徐也回忆,2009年交房后,周末便从学校回到新房居住。彼时,还没有如今这样方便的“外卖网络”,新房附近没有任何配套,买菜需要出门坐两站地铁到5公里以外的地方。每次往返学校更是感觉自己“跋山涉水”。“但是住在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里真的很有安全感。”徐也说。
  谁也没想到,误打误撞的徐也赶上了房地产高速发展的时期,约两年后的限购政策则以及后来的学区和各种“概念”让徐也的房子变得稀缺和值钱。
  2011年2月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本市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实施意见的通知,明确“对在本市已拥有2套及以上住房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拥有1套及以上住房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不能提供2年内在本市累计缴纳1年以上个人所得税缴纳证明或社会保险(城镇社会保险)缴纳证明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暂停在本市向其售房。”
  在徐父看来,这套65平米的房子太小,“住不开”。徐父认为,“同样的价格在老家市区可以买一套住得特别舒服的大房子。”
  置换:65平米“无加价”变身99平米
  两年前,徐也结了婚,夫妻俩住在65平的房子里其实觉得挺温馨,但考虑到未来如果有了孩子,家里可能“转不开”,而孩子长大了,自然也应该有一间独立的卧室。
  2020年8月,徐也夫妇将已经是“学区房”的“小房子”挂了出去,打算一边慢慢卖,同时慢慢看新房。出人意料的是,得益于周边的“好学区”,徐也家的小房子挂出去后便受到“追捧”,房子挂出后立即有多组人上门看房,其中第一周内就有一对家里有着两个即将到入学年龄儿子的年轻夫妻看了两次房。
  挂出去的第10天,徐也的“小房子”买卖成交了。徐也夫妇着急地看起房来。而在这次的置换过程中,徐也夫妇显得更加谨慎。
  在看过了市区郊区的各种新房和二手房后,他们最终定下了一套虽然地处偏远,但户型很正,且价格也比较低的新房。
  “99平米的三室两厅两卫,两房朝南,阳台很大。”徐也表示,“本来也没有特别确定要买这套的,当时觉得户型什么都挺好的,就参与了认筹想试试,结果摇到了很靠前的号码,然后就这么把这套房拿下了。”
  徐也称,之前其实看中了一套内环内的“捡漏房”,两室两厅,地段很好,价格在同区域内算比较低的。但最主要的问题是只有一个卫生间,“担心以后家里人抢厕所。”另外,“卖了小房子的钱刚好能够这边的全款,还剩余了够买车位的钱。”
  徐也的朋友认为,卖掉“小房子”的钱如果做首付其实可以买地段更好一些的房子,但徐也想到未来30年都要还贷款,还是觉得压力有些大。“生活中的变故太多了。”徐也说,考虑到未来,还是作出了更加保守的选择,“反正是自己住的,又不是用来投资,感觉这样更稳妥,无债一身轻。”
  这一次,徐父也挺满意,因为“房子变大了,可以住得更舒服。”
  目前,刚交完新房全款的徐也夫妇一边租房过渡,一边憧憬着新房的交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文章已创建 134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